AD
首页?>?美食 > 正文

散文 | 遵义之光(组章)

[2019-09-23 09:26:31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边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原标题:散文|遵义之光(组章)烟雨娄山关长空无言。大雁归隐。西风遁迹。淅淅沥沥的雨滴,漫天飘洒,云蒸雾绕间,湿透了一座山脉,也浸润着一个年代的记忆,点染出一幅烟雨娄山图。在雨中远上石径,在雨中翻过山梁,在雨中越过关隘,在雨中洗涤心灵。那叶片上滑落的一粒水珠,可是年轻红军

  原标题:散文 | 遵义之光(组章)

  烟雨娄山关

  长空无言。大雁归隐。西风遁迹。

  淅淅沥沥的雨滴,漫天飘洒,云蒸雾绕间,湿透了一座山脉,也浸润着一个年代的记忆,点染出一幅烟雨娄山图。

  在雨中远上石径,在雨中翻过山梁,在雨中越过关隘,在雨中洗涤心灵。

  那叶片上滑落的一粒水珠,可是年轻红军士兵眼角渗出的泪滴?那战壕里开出的一朵小花,可是烈士鲜血染红的?那庄严肃穆的苍松翠柏,可是钢铁般的意志与忠诚挺立的?

  长空桥,横空出世,铺平了关隘天堑。雁鸣塔,悬崖飞檐,矗立于空蒙山色。西风台,凭栏远眺,雄关漫道收眼底。烟雨娄山关,不闻马蹄声碎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滴。

  烟雨娄山关,不见如血残阳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滴。

  出关口,收拾心境,迈开步、从头越。

  会场上,那举起的手

  手,举或不举,是一次沉重艰难的抉择。手,举或不举,是一次内心深处的叩问。

  手,举或不举,是一次信仰品质的考量。

  当前行的方向、命运的转折,凝聚在这个历史长河的瞬间,聚焦在这一只只手的关键时刻,这只手背负的使命担当,何止千钧?

  时间在静谧中流逝,空气在等待中凝固。

  遵义,因这一时刻,注定彪炳史册。

  庭院里的那一棵刺槐树,见证了庄严时刻:那举起来的一只手!

  麻油灯的光影透过玻璃窗,传递出激动的讯息:那举起来的又一只手!

  一只手,又一只手,一群人举起的手,托举起燃烧的火炬,如星光点亮夜空,如红日喷薄东方。

  因为这一群带领数万红军将士的人,举起的手,校正了航船的方向,握住了自己的命运,从此驶向希望的彼岸。

  今天,当我们追寻信念的脚步走近这里,把敬仰的目光投向这幢小楼时,心底升腾起激情的火焰:一个民族由此而获新生,这个民族的每一个人也由此而改变命运!

  听,广场上,红歌嘹亮;看,无数人也举起手、握紧拳头。歌声中,满怀虔诚敬意;誓言里,激荡着不忘初心、奋进不息的磅礴伟力!

  赤水河的颜色

  是什么,牵引着我的脚步走来?是童谣里的故事,是歌谣里的旋律,是追梦逐梦的呼唤……

  总之,这一刻,我与赤水河激情而遇。就这么,远望你,群山间彩练飞舞;近看你,平静舒缓地流淌;抚摸你,感受肌肤的温度。

  赤水河哟,与生俱来同赤色相融。你是一条红色的江,你是一条英雄的河。

  赤土,铺就了河床的底色,包裹着一颗赤子之心,袒露胸膛则展现出赤胆豪情。江水里奔流着赤血,那是红军将士用生命和鲜血染成。

  赤水河,一江之水谱写出一首红色壮歌。土城渡、太平渡、茅台渡、二郞渡,成为最高亢的音符,串连成长征史诗上的“得意之作”。

  我在歌谣里,拉长回望的目光,回想那烽火硝烟的岁月。

  我在渡口,兀自站立,如江岸边那块数十年的石头,总在风中等候。

  视线,被迎风飞翔的大雁,牵引远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为您推荐